澎恰恰的「荒誕人生」:年輕時有多浪蕩,晚景就有多淒涼

田園牧哥 2021/11/03 檢舉 我要評論

1956年,澎恰恰出生于臺灣的一個普通家庭。因為在唱歌方面頗有天賦,母親花重金將他送入音樂培訓班。但剛讀完國中的澎恰恰卻選擇了輟學踏入社會。

憑藉一副好嗓子,澎恰恰跑去餐廳唱歌。

剛好那時臺灣知名製片人王偉忠去澎恰恰唱歌的餐廳吃飯,被歌聲吸引的他發現了澎恰恰的音樂天賦,將澎恰恰帶入了娛樂圈。

進入娛樂圈的頭幾年,澎恰恰沒有在音樂上有多大建樹,但在綜藝方面卻無心栽柳柳成蔭。

1989年,憑藉在綜藝節目《連環泡》中的亮眼表現,澎恰恰獲得金鐘獎最佳主持人獎。

就在綜藝事業即將迎來高峰之時,澎恰恰卻任性地丟開手上的話筒,轉身就參演了電視劇《家有仙妻》。

在劇中擔綱主角的澎恰恰,憑藉自己樸實的長相和不俗的演技,成功地塑造了一個雖然呆呆傻傻,但也淳樸可愛的「老婆奴」形象。

電視劇一經播出便大獲成功。從此,在觀眾心中,澎恰恰就是一個雖然其貌不揚,但憨厚可愛的老實人。

沒過多久,澎恰恰再一次拿起了話筒,並與「港姐」曾慶瑜搭檔,成為了綜藝節目《玫瑰之夜》的第二代主持人。

在節目中有一個單元叫做《鬼話連篇》,專門分享怪力亂神的故事,有著非常高的收視率。當時「澎恰恰被神明附體「一度成為熱門話題,帶給了澎恰恰極高的關注度。

此後,澎恰恰的事業一路高歌猛進,出演影視劇,主持綜藝,發表唱片,可謂是一個實打實的「三棲藝人」。

但誰曾想,風光的日子沒幾年便戛然而止了。

2003年8月,澎恰恰因錄製綜藝《黃金夜總會》與女藝人盧靚結識,並邀請她前往家中。

事業上取得巨大成就的澎恰恰,本想鮮花美人一齊收入囊中,但沒想到卻遇上了「仙人跳」。在那一晚,放浪形骸的澎恰恰被盧靚有預謀地錄下了視訊。

一年後,當二人再度合作時 ,盧靚竟拿出了光碟向澎恰恰勒索上千萬台幣。

藝人雖然算高收入群體,但在短時間內拿出幾千萬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澎恰恰也不例外。走投無路的他只能向地下錢莊借高利貸,以13分的利息,借款上千萬,最終利滾利到1800萬。

巨大的財務壓力讓澎恰恰變賣了全部家產,並讓其一度罹患抑鬱症。事後面對媒體時,澎恰恰這樣說道:「我走紅後自大,才會抵不過女色誘惑。」

少年出道,見過了太多的鶯鶯燕燕,當初那個隻身闖蕩的少年郎終究還是沒能抵擋住誘惑。

被掏空全部身家的澎恰恰決定放手一搏,他實在無法忍受讓高齡的母親再工作為自己還債,他覺得自己還能東山再起。

但名譽不再,而自己又年歲漸長,澎恰恰知道自己無法再次登臺嬉笑怒駡,于是他決定轉行。

普通人的薪水自然是有失「身份」,但又急需巨額現金,于是澎恰恰將目光投向影視,自己當導演拍電影。

但拍電影需要資金,名聲狼藉的澎恰恰自然是籠絡不到投資,于是他再次找到地下錢莊,借款6000萬。

雖然此前澎恰恰也接連參演了多部電影,有過相關經驗,但術業有專攻,一個會拍戲的演員不一定是一個會拍戲的導演。

結果澎恰恰投資的電影票房慘澹,甚至成本都收不回來。

舊債未償又添新債,澎恰恰的信譽岌岌可危。許多曾經的好友都表示不會再借錢給澎恰恰了。老友吳宗憲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就曾表示:「幫忙可以,借錢免談。」

無奈之下澎恰恰只能再次找到地下錢莊。幾次借款下來,債務已經滾到了可怕的2億4千萬!

在那之後的日子澎恰恰不僅每日憂思難解,還一度被黑道追殺要錢。最艱難的時候澎恰恰口袋裡只剩500塊。

老話說得好,有多大的腳穿多大的鞋。有野心是好事,但如果沒有與之相匹配的實力,那麼野心只會害人。

有錢不可以「任性」,沒錢更不能做一夜暴富的白日夢。

被債務纏身的澎恰恰禍不單行,本來指望票房大賣的新作再次撲街。不僅沒有解燃眉之急,債務上更是雪上加霜。

巨額的債務讓澎恰恰的妻子感到十分害怕,她曾跪地哀求澎恰恰「不要再借了!」但妻子的淚水並沒有讓澎恰恰死心,他破釜沉舟準備借錢投拍新電影。

2019年,澎恰恰到處尋找投資,正巧接到一位陳姓男子的電話。陳某聲稱自己可以幫忙介紹投資人並能找人借錢,就是得收取一定的手續費。

正如熱鍋螞蟻的澎恰恰頓時喜笑顏開,趕忙將42萬手續費給陳某轉過去。幾天後,陳某的電話再也沒有打通過。

一個月後,澎恰恰才反應過來報警。拉投資不成,反賠進去幾十萬,看起來如此荒誕的鬧劇卻真實發生在一個成年人身上。

2020年8月6號,許久沒有出現在鏡頭前面的澎恰恰召開記者發佈會,正式宣佈破產。

發佈會上,澎恰恰承認自己曾欠款2億4千萬,目前債務已經還清了一半,但目前已經沒有還款能力了,懇求三十多位借債人能給他時間。

澎恰恰還表示,自己手上還有三個節目,新電影也會如期上映,還表示自己不會逃避債務,也不會跑路,希望大家能給他時間。

陪同澎恰恰一起出席發佈會的,是澎恰恰多年好友許效舜。

許效舜在發佈會上說道:「我們在出外景的時候,很多阿嬤說你們不要死哦。我們是帶給這麼多歡樂的兩個人,你(澎恰恰)怎麼可以這麼痛苦地過日子,你的辛苦我們感受到,你不說我們沒法幫你解決。「

言語間情真意切,甚至一度哽咽:「希望大家給他機會!讓他有機會繼續服務,也許大老闆你們的金錢,緩一些,很多壓力讓他做不了事,給他時間讓他慢慢還款,也許這一次就回來了。」

記者發佈會上,澎恰恰的精神狀態非常差,錄影時一直失神,不知道他是否是想起,上一次被記者包圍時的自己是何等風光,而如今的境遇和當初相比,可謂是雲泥之別。

今年9月份,台媒報導澎恰恰向好友佩真借款46萬台幣後失聯,並留言預告這是他「人生的最後一晚」。

在收到澎恰恰疑似「輕生預告」的短信後,佩真擔心澎恰恰會想不開,到處聯繫他的家人以及親朋好友。

但就算是兒子皮皮給澎恰恰打電話,電話裡也顯示忙音,似乎手機已經關機。

就在大家心急如焚之時,澎恰恰的社交媒體卻更新了動態——

「近期因為疫情的關係,很多計畫受到影響,這讓澎哥心理受到很嚴重的打擊!讓親朋好友擔心了,在此跟各位道歉。」

沒有原因,沒有解釋,一句話輕飄飄地失聯,一句話又輕飄飄地道歉。已經64歲的澎恰恰似乎還是有著和他年輕的時候一樣的任性脾氣。

其實這並不是澎恰恰第一次因為輕生登上新聞熱搜了。

早在去年的11月份,澎恰恰就曾給自己的徒弟發過輕生短信,並留下遺言:「如果在哪裡發現了我,就已經草草了事,倒是家裡的老大孩子們,幫我看著點,照顧好他們。」

不過經過了長達三個小時的勸解,澎恰恰最終還是放棄了輕生的念頭。

作為知名台星,澎恰恰在花甲之年還賣面子借錢,甚至被逼到輕生的念頭,可謂是晚景淒涼。

其實老天爺也不是沒有給過澎恰恰機會,在宣佈破產發佈會之後,臺灣直播天王連千毅曾向澎恰恰拋出橄欖枝。

連千毅邀請澎恰恰進軍直播界,更是給澎恰恰開出了年收入超2000萬的合約,並宣佈雙方達成共識。在所有人都以為澎恰恰會出現在直播間裡時,卻被一場發佈會打了臉。

此後,澎恰恰突然召開新聞發佈會,澄清沒有與連千毅合作的意願,此前的傳聞皆為誤傳。並指責連千毅擅自宣傳雙方達成合作,讓債主以為自己拿到錢了,紛紛上門討債,嚴重影響自己的生活。

對此,連千毅也在下午的直播間還原了雙方會面的全過程,放出了一段語音。一男子代澎恰恰傳達說:「澎哥有打給我,他有收到你的誠意,他想要跟你聯絡合作,他看到新聞說很感動、很感謝,思考要怎麼跟你合作的模式。」

並且連千毅還透露,這次合作的牽線人是圈內資深演員「黑面」,與澎恰恰交情不錯。

本以為是雙方互利互惠的友好合作,沒想到自己被哐哐打臉。丟了面子的連千毅在直播中直接開嗆澎恰恰:「你是一個沒有生產能力的人,我是一個非常有生產能力的人,你懂我的意思嗎?」

在最新的記者發佈會上,澎恰恰被問及還款計畫,澎恰恰表示,原來的債務人並沒有減少,甚至還新欠了許多圈內小輩的錢。

「對演藝圈好朋友不好意思,大家都辛苦錄影賺錢,因為我開口大家不好意思拒絕…有些預計有收入沒了,變成逃避朋友,在這裡公開跟好朋友道歉。」

一位本該名譽雙收,成為老前輩的花甲老人,竟然還當著閃光燈的面說出這樣的話,真是令人唏噓不已。

回顧澎恰恰的前半生,年少成名,放蕩不羈,以為自己能夠名利美人大豐收,但欲壑難平,終墜入欲望的深淵。

年少時任性,以為自己可以頂天立地,不顧父母的付出隻身闖蕩;成名時任性,以為一切盡在掌握,放蕩恣意。殊不知命運饋贈的禮物,早已悄悄標好了價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