姐姐借給弟弟240多萬,想要拿回得到拒絕,母親:不該討,給我兒子用

田園牧哥 2021/10/01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為您帶來最新資訊,傳遞最正能量!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!大家好,我是本文小編~安妮。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,帶來人生正能量~

 

新婚1年,丈夫追問出妻子驚天秘密

馮德(化名)是一名沙場老闆,去年再婚後妻子就給他生了一個兒子,為此一家人過得都非常幸福。

馮德表示:我和妻子的感情很好,這一年都沒吵過架,因為我每天能賺點小錢,妻子也只用照顧一下孩子,生活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壓力。

可讓我沒想到的是,結婚剛一年多,今年的正月份小舅子突然開車過來堵住了我的過磅稱,導致生意都無法進行,簡直是莫名其妙的,這糾紛一直持續到現在都沒解決。

百思不得其解的馮德抓破腦袋都想不出到底是哪裡得罪了小舅子,他只能找到妻子王靜芙(化名)來尋求答案,看到丈夫的追問,王靜芙這才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地說出了緣由。

原來馮德和妻子都是二婚,在2018年的時候,王靜芙的前夫因交通事故意外去世,因此她也得到了96萬元(約合新臺幣415萬)的死亡賠償金,她和前夫育有一兒一女,如今兒子22歲在外工作,女兒還在上學。

前夫意外去世後不久,經人介紹王靜芙就和馮德認識了,兩人在2020年的2月份步入了婚姻的殿堂,日子雖然過得平淡,但也其樂融融,起初在婚前王靜芙並沒有想要刻意去隱瞞自己有96萬元(約合新臺幣415萬)的死亡賠償金。

但是王靜芙的娘家人一致認為,她和馮德相處不久,互相也都不是很瞭解,為了安全起見就不要把有賠償金的事情告訴馮德,為此一家人還商量出來了一個方案,讓王靜芙借出一部分錢出來由弟弟王休(化名)保管。

王靜芙並沒有多想,覺得家人也都是為她好,而且兒子年齡也還小,她也不想把所有的錢都給兒子,怕他對生活失去鬥志,所以王靜芙就在對弟弟出于信任的情況下,分了兩次轉給了56.5萬元(約合新臺幣244萬)讓他保管,當時雙方還寫下了借條。剩下的錢王靜芙就給了兒子一部分,自己留了一部分。

時隔3年後,王靜芙的兒子突然提出了想要買房,所以她就找到了弟弟想要拿回當初借給他保管的錢,可這時問題就出現了,王休總是找著外甥連女朋友都沒有買什麼房的藉口為由拒絕給錢,這讓他們娘倆很是苦惱。

為此王靜芙就經常去找弟弟糾纏,而弟弟總覺得婚前姐弟倆關係非常好,現如今姐姐一直催著要錢,肯定是姐夫馮德在中間攛掇,所以一氣之下他就開車堵住了過磅稱。

面對妻子的解釋,馮德很是無奈,作為夫妻被最愛的人所隱瞞,哪能不傷心和失望,如今還被殃及無辜影響到了生意,他希望妻子能跟小舅子好好把這件事扯清楚,讓他的事業順利進行,畢竟還是要生活的。

出于無奈之下,王靜芙再次回到了娘家找弟弟協商,然而雙方一見面,面對王靜芙的質問,王休矢口否認大姐借給了他錢,還說可以走法律程式,實在不行的話現在可以出去遊街,看看到底誰有理。

王靜芙很是無語,她痛斥著弟弟沒有良心,「連死人錢都貪」,這是我孩子爸爸去世的錢你都拿,借條上次被你們合起夥來撕掉了,你知道我沒有能力去通過法院來起訴你,所以你就昧良心。

我對你那麼好,二妹建房子弄裝修問我借錢我都沒借給她,把錢借給了你,你就是這麼對我的嗎?你就是在打我這筆錢的主意,整天好吃懶做。

事實上王靜芙是有轉帳記錄的,分了兩筆轉給的弟弟,一筆是16.5萬元,一筆是40萬元,只是她並不懂該怎麼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。

王休自始至終也不願正面回應大姐的質問,總是推搡著走法律程式,氣急敗壞的情況下,他走到姐姐面前呵斥著:你去附近問問,哪個人不說你是個傻子,合起外人來針對自己的家。

就這樣姐弟倆你一言我一語的爭吵著,各說各理,隨後王休說出了自己心裡的想法,他說,在矛盾爆發前,我曾和大姐商議了,將所剩的賠償金單獨轉到外甥的卡裡,但要寫下收據簽字按手印,可大姐一直不願簽字,所以我心裡就起了疑心,大姐是不想把這筆錢給外甥,而是要給現在的丈夫。

只是這個說法王靜芙並不認同,她反駁著弟弟王休表示:你說把錢轉給我兒子,但是你都沒轉,我怎麼簽字,我在微信上都拍好了收據單給你,等你轉好了,我就簽字,這我有錯嗎?

對此王休又向大姐辯解著,我前腳說要把錢給你們,後腳你就報案把我弄到了派出所,你就是想跟現在這個男人不經過法律程式,不經過我外甥的手把這筆錢拿到你們自己的手裡,這個事情你做得很絕。

我以前就跟外甥打電話講了,這個錢我給他,讓他找你簽個字,然而你就是不想簽這個字,鑽著這個空檔就報警抓我,在派出所你從來沒有說過欠的這筆錢是我外甥的,一直說的都是你的,這很明顯,就是你想拿到這筆錢。

隨後王休進屋拿出了外甥的照片,他說,大姐以前一直在外地打工賺錢,外甥從小就是我和父母養大的,大姐不知道感恩就算了,現在連老爸老媽不認,還罵我,打我,找了幾個人來我家鬧,她就是被現在的男人給攛掇到六親不認了。

我們和外甥都有深厚的感情,這筆錢我也要確保能交付到外甥的手裡,我才願意拿出來。

就這樣王靜芙認為弟弟是在貪圖她們的死亡賠償金,而王休認為這一切都是馮德在從中作梗,以前的親情在金錢面前也蕩然無存,矛盾反而是越演越激烈,那麼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呢?

回到沙場,馮德得知此事大喊起了冤枉,他表示如果不是小舅子來鬧,我壓根都不知道妻子有賠償金,在我眼裡妻子就是一個文化較低但很注重親情的人,她們家人也是怕她被我騙了,所以才隱瞞了我這個事情,當然了這個我也是理解的,但不能理解的是她們娘家人對我的污蔑。

我這個沙場是鎮上最大的沙場,去年賺了40多萬元(約合新臺幣170萬多),我有自己的經濟收入,怎麼會貪圖她們這點錢,去年我給繼女交了2萬多(約合新臺幣8.5萬多)的學費,給繼子了1萬多(約合新臺幣4萬多)報考駕校,給老婆花了近3萬(約合新臺幣13萬)買的金首飾,這一切都是在我不知道妻子有賠償金的情況下進行的,小舅子如此污蔑我,他居心何在?

為了證明自己所言非虛,馮德撥通了繼子陳季(化名)的電話,陳季表示:我目前在深圳務工,母親改嫁後我就住在舅舅家,以前年齡小,母親就沒把錢給我,而是交給了舅舅保管。

現在我也大了,覺得住在舅舅家不方便就想要買套房,我也曾多次和舅舅溝通讓他把這筆錢給我,可他卻說這筆錢跟我沒關係,他說是從我母親那裡拿的錢,所以就要把錢還給我母親,然後我就讓他給我母親,只是他也一直拖著不給。

以前我爸媽都在深圳打工,也會帶著舅舅,只是舅舅一直不工作,到處玩,都是我爸養著他,我實在想不通,這是我爸拿命換來賠償金,為何要遭到舅舅的霸佔。

很顯然王休對于母子兩人的說辭截然不同,對大姐王靜芙說的是要把錢給外甥陳季,對外甥陳季說的又是要把錢給大姐王靜芙。隨後王靜芙再次回到娘家,希望弟弟給她個說法。

姐弟的紛爭,父母袒護

只是回到娘家後,王靜芙發現弟弟再次躲了起來,她說這個土磚房都是我父母以前建的,我弟弟什麼都沒有,自從拿了我的賠償款後2019年他就一直沒有工作,可能就是在花著我的錢。

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,王靜芙找到了母親,希望她能站出來說句公道話,然而母親見狀絲毫沒有要理會她的意思,反而轉身就走了,嘴裡還念叨著,不要追著我問,不管我的事。

對此王靜芙徹底惱怒了,她追著母親後面咆哮著,什麼不管你的事,如果這樣到時候我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就不要怪我,隨便你告到哪裡去,我借給你們近60萬(約合新臺幣242萬)還借錯了嗎?

母親頭也不回地表示,我又沒借你的錢。王靜芙說,你們一起從我賬上劃走的,你這不是偏袒弟弟是什麼,我的60萬(約合新臺幣242萬)被弟弟給吞了,你為啥不給我做主。

就在這時,馮德也從沙場趕了過來,只是他還沒說上一句話,老母親就直接趕回了家把門給反鎖住了。

馮德為此吃了個閉門羹,無奈之下他只能站在窗外喊話:老娘你不要關門了,我話跟你講清楚,這個錢你隨時可以讓你兒子轉給你外孫,我一分錢都不會要,包括你外孫買房少的錢,我也可以墊錢,不要認為我想要這筆錢,我是絕對不會要這筆錢的,我也不缺這點錢。

只是老母親並沒有回應馮德,她在屋裡小聲嘟囔著,這錢是給我兒子用的,不是給你兒子用的,聽到這句話王靜芙很是寒心,此刻她才明白,他們質疑現任丈夫馮德是假,想要霸佔這筆死亡賠償金才是真。

王靜芙說,你們撕了我的欠條,現在一家人都躲出去不給我個說法,我作為家裡的長姐,從來沒有忘記過你們,無論是從傢俱還是食物,只要有好的都會想到你們,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來補貼你們,可好心沒好報,你們把我的好都當作了理所應當。

然而任憑把口水都說幹了,老母親呆在房屋裡面始終不做回應,無奈之下,王靜芙找到了在菜場靠賣菜為生的妹妹,她想要妹妹回家幫著從中斡旋一下。

妹妹表示,弟弟確實拿了這筆錢,就是從小被慣壞了,他一直都不怎麼做事的,之前我也跟他說過,讓他把錢還給姐姐,弟弟說現在沒有錢了,至于花沒花,花在哪裡了,說的是不是真的,那我也沒辦法搞清楚。

弟弟作為家中的老小,一出生便得到了全家人的寵愛,自幼很少吃苦,家裡的活都是我和姐姐做的,父母年輕時,父母護著他,父母年老時,大姐疼著他,作為夾在中間的老二,我和姐姐弟弟的互動並不頻繁。

如今我幫著任何一方說話都會引起另一方的指責,尤其是父母我不能忤逆,因此我也無法回家去幫大姐從中周旋一家人的關係,說到底這是大姐和弟弟兩人之間的事情,我們也不好插手。

聽到妹妹這麼說,王靜芙識趣地離開了,她也很後悔當初把錢借給了弟弟,以至于到現在都無法向任何人交代,王靜芙來到了山中哭了起來,她說我現在都不敢把這件事情告訴前夫的家人。

前夫生前對我弟弟也很好,出門務工也會帶著他,可如今弟弟拿著前夫的死亡賠償金不還,我怎麼敢告訴他的家人,因為他的家人對這筆錢一分錢都沒要。

王靜芙邊燒著紙邊向前夫哭訴著:我對不起你呀,你的兒子和女兒我沒有保護好,把你的錢全部借給了我老弟,我也沒有時間回去給你掃墓,我就在這裡給你掃一下吧,這一點你不要怪我,我也不想這個錢被老弟拿走,等我把這個錢拿回來了,我就對你有個交代了。

在王靜芙眼中,前夫用生命給了她和孩子一個保障,現任丈夫也給了她一個依靠,反而是自己最為信任的娘家人卻給了她最深的傷害,從而讓她對不住已故的前夫,也給現在的丈夫受了委屈,更對起自己的子女。

如今馮德也不願意再跟她回到娘家處理此事,他希望妻子能夠自己出面解決,為了給子女一個交代,給丈夫一個交代,王靜芙和前夫告完狀後就來到了村委會,希望他們可以給自己做主。

隨後村幹部一行人就來到了王休的家,只是多次經過電話溝通,王休並不願意露面,他們只好勸說作為母親的要出面做做小兒子的工作,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,不能眼看著姐弟兩人之間的關係惡化。

可眾人們都失望了,在王家父母眼中,兒子始終是兒子,女兒不管再好都是外人,她們不願意插手姐弟倆之間的事情,更不願意去勸說兒子,最終又經過多次的電話溝通,王休終于回來了。

想要叫醒一個裝睡的人是何其的難,倘若想當一個老賴你又能有什麼辦法,不管怎麼勸說,王休始終都不願意拿出這筆錢,或許是他根本就拿不出來了所以才一直拖著吧,眾人也只能勸說他們通過法律途徑來讓這場紛爭永遠落幕。

回到家後,王靜芙哭著表示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面對妻子的難過,馮德遞上了紙巾,他說錢是靠人掙的,反正這個錢也不多,但是娘家弟弟這個性質不好,我也沒有責怪你,你不用那麼難過,不用哭,就算說不清楚,到法院我也會支持你。

我作為你的丈夫,我就是你堅強的後盾,倘若娘家人無法給你一個港灣,我會肩負起這個責任,不管你做什麼決定,我都支持你。

就這樣因為一筆錢,一家人的親情都要去對簿公堂,不管是輸是贏,始終都是輸了親情。

溺愛享樂釀苦果,勤勞樸素造賢才

親情原本應該是我們行走人世間最溫暖的地方,父母應該是子女最堅強的後盾,可在金錢面前,這一切顯得都是那麼的脆弱。

作為父母對待子女要一視同仁,過分的偏袒和溺愛一個孩子,只會讓他承擔不起自身的責任,最終的苦果也只能自己來品嘗,溺愛享樂釀苦果,勤勞樸素造賢才。

對于王家父母而言他們就是過分的溺愛兒子,姐弟之間發生這樣的事情依舊坐視不管,用著沉默的態度更加激化了姐弟之間的矛盾,甚至還縱容兒子去逃避,這無疑也是加速了親情的土崩瓦解。

王休是個年輕人,應該靠著自己雙手去賺錢,而不是惦記著眼前的幾十萬塊錢,這點錢既不會讓自己過上富足的日子,更不會用的安心,最重要的是不管走到哪裡,這筆錢也不會屬于自己,何必要去為自己找藉口,最終只會輸了親情輸了自己。

倘若上進一些,人品好一些,跟著姐夫去學學沙場生意,將來也能夠自食其力,君子愛財,必須得取之有道。

 

每一件新鮮事都逃不過小編~安妮的眼睛!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世界!訂閱我,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~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,一起度過美好生活吧!

 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