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路:害怕弟弟被父親打|死,姐姐偷放弟弟出去,不料一別就28年

田園牧哥 2021/10/04 檢舉 我要評論

28年前的一天,向軍被父親毒||打||後拴在屋裡,心疼他的姐姐||打||開門把他放了出去。誰也沒想到,跑出去後的向軍,再也沒找到回家的方向,一別就是28年。

39歲的向軍

記憶中的家

39歲的向軍,雖已人近中年,卻不知道自己是哪一年出生的,家鄉在哪裡,家人在何處。這些年,家鄉的模樣,無時無刻不出現在他腦海裡,那個讓他魂牽夢繞了一輩子的地方。

他還記得家鄉有一座歷史悠久的古樓,古樓的邊上有一個電影院和派出所,有一所小學,因為小時沒讀書不認字,只依稀記得名字中有一個紅字,還有一所中學,每天早晨都能聽到熟悉的廣播聲。他記得當時是和爸爸、姐姐生活在一起,父親名叫向勇,姐姐叫向梅,記憶裡沒有母親。他憑藉記憶,將家的樣子畫在紙上,隨後發佈在寶貝回家的網站上。

向軍記憶中的家鄉

民警幫忙尋找

不久,向軍的手繪圖引起了邵陽武岡警方皮用林的注意。皮用林將向軍的手繪圖||打||印出來反復核對,發現向軍的手繪圖與武崗千年古樓宣鳳樓的地形極為相似。

皮用林到戶籍處查詢當地是否有向勇向梅的戶籍資訊。向軍39歲,父親應該年過六旬了,但是戶籍資料中沒有查到向勇的資訊,銷戶裡面卻有一個,是已經去世了。這個銷戶的向勇,生前就生活在古樓附近,但在這老人的戶籍中,並沒有叫向梅的女兒。

查戶籍信息

苦難的過去

向軍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被領養的孩子,於是向軍多年來最大的心願,就是能尋找到自己的家人。2008年,成家後的向軍,曾多次來到湖南尋親,可他只記得自己是邵陽附近的。於是從那一年開始,向軍就開始在腦海裡拼湊家的樣子。13年後,他終於回憶起家鄉的樣子,想起當年出走的原因。

那時候,向軍經常被爸爸雙腳【綁】著吊在屋簷下,用削開的竹杆片||打||。爸爸為什麼||打||自己,他已經不記得了,只能猜想是自己頑皮。印象中,自己曾經跑過3次,最後一次是姐姐開門讓自己跑的,之後就再也沒找到回家的方向。

回憶小時候被爸爸||打||

跑出家後就到處流浪,睡橋下,撿東西吃。後來有一天,有個二三十歲的年輕人給了向軍一塊麵包,並說他家裡還有吃的,讓向軍跟他回家,向軍就迷迷糊糊地跟著去了。之後這人就將向軍賣到廣東。就這樣,向軍也算有了家人。慶倖的是,養父母雖然家庭貧苦,但對項軍是視如己出。

雖然小時候家的記憶很不好,但向軍想著爸爸||打||自己,應該也是自己頑皮不聽話,自己沒做對,而且血脈連著親情,所以向軍還是想見見親人,特別是姐姐。小時候奶奶做飯,姐姐就背自己玩,教自己數數,從1數到100。

找到老宅及親人

警方皮用林||打||來電話,說他找到了手繪圖的位置。向軍手繪圖中的小學是紅星小學。在鼓樓附近的一座老房前,周圍鄰居說,這裡曾住著一戶向家人,28年前走失過一個男孩,名為向軍。

鄰居們說起走失的孩子滿是同情,說太可憐了。當年向勇與妻子感情不合離婚了,兩個孩子向軍向梅就跟著向勇生活。向勇要||打||工維持一家人的生活開支,就由奶奶帶著孫子孫女。向勇性格內向,脾氣爆,向軍失蹤後,可能也傷心難過過,但卻從未與周圍鄰居提起過。

老宅鄰居們

武岡警方皮用林通過走訪調查,得知向勇有六個兄妹,根據周圍鄰居提供的線索,警方帶著記者找到向軍向梅的姑姑向林。她說當年大哥由於脾氣暴躁,||打||跑了兒子向軍,焦急的奶奶四處尋找,卻沒有任何線索。2006年,向勇去世,他這輩子再沒見到兒子向軍。

兒子出走後,向勇也很後悔,每天都出去找。向軍出走後,外婆悄悄將姐姐帶走了。已經失去孫子的向家奶奶,最終將孫女找了回來。可向梅被接回家不久後,奶奶就去世了。

向勇再婚之後還生育了一兒一女,只是再婚之後的他很少與兄妹有聯繫,向梅就一直與姑姑有往來。向林說如今向梅遠嫁外省,她會通知侄女儘快趕回來。

姐姐回憶過去

向梅顯得有些憔悴,她是在有了弟弟的消息後,就買了最早一班的高鐵回來。向梅帶著記者一一印證了向軍手繪圖中的一切。

對於父親||打||弟弟一事,向梅回憶說:“||打||得太恐怖了,我怕他把弟弟||打||死了,所以我說你快跑出去吧,在家真的遲早有一天被||打||死。”於是向梅趁父親外出時,就把弟弟放出去了,父親當時是用繩子把弟弟綁著,然後像狗一樣拴著的。

至於父親為什麼要這樣做,向梅說了句“可能有疾病吧”。當時只有10歲的向梅,知道母親離開了,弟弟就是他最親的親人,可父親卻把弟弟||打||跑了,所以向梅心裡是恨父親的。

父親有了新的感情,對於向梅和弟弟來說肯定是一種傷害。弟弟離家出走,奶奶又去世,心灰意冷的向梅也選擇離家出走,到了廣東流浪。

向梅說,爸爸與後媽有了一兒一女,戶口也分開了,她和弟弟向軍一個戶口,爸爸就是選擇性的不要向梅和弟弟了,爸爸的家已沒有她的容身之處,回來後她只好去姑姑家住。後來她長大了,需要辦身份證,爸爸也沒有給她辦。

向梅說,她最討厭的就是過年過節,別人都是團團圓圓的,只有自己孤孤單單的無家可歸。現在她的養父去世了,爸爸後來的兩個兒子也與她沒有關係,她最親的也就剩弟弟向軍了。

向梅說,她一直想去找弟弟,可是又不知道怎麼去找,連一張弟弟的照片都沒有,不知道弟弟到底是在哪裡。以前想著弟弟長大了,應該就會自己回來,可是過了這麼多年,弟弟早就成年了,卻一直沒回來,所以曾有想過弟弟是否還在人世。後來她就選擇不去想,選擇性的想忘了過去。現在終於有了弟弟的消息,弟弟要回來了。向梅說著說著,就忍不住哭起來。

向梅忍不住哭了

另一邊的向軍,見到了姐姐後也是非常地高興,露出來了難得的笑容。他想問問姐姐,她是哪一年生的,生日是哪一天。自己其實是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幾歲,養父母是以自己外表來猜測自己年齡,那今年是41歲(實際是39歲)。

向軍一開始是瞞著養父母尋親的。他知道雖然自己與養父母是沒有血緣關係,但他們養育了自己,有撫養之恩,怕自己尋親會傷了他們的心,但是他又一直有個尋根的願望。

直到有了姐姐的消息,向軍才向養父母和妻子說。養父母開始不太接受,後來慢慢就接受了。妻子一開始反對的,她怕向軍尋親後就一去不回。向軍安慰妻子,孩子都這麼大了,他怎麼會去了就不回來呢,最終都||打||消了養父母和妻子的顧慮,回武崗來認親。

認親

為了迎接向軍回來,為了這對苦難姐弟的重逢,2021年9月9日,武崗公安局特意為姐弟倆準備了認親儀式。

認親儀式

向軍離開後,向梅就沒了家,不幸被拐的弟弟在養父母家生活的雖然清貧卻幸福,現在姐弟倆終於重逢,他們又有了家。見面後向梅用武崗話叫著弟弟的小名,與弟弟抱在一起激動地哭了。

認親後,向梅帶弟弟回到古樓附近的老宅,那裡是他們永遠不會忘記的家。鄰居們也都高興地圍了過來,激動地問向軍去了哪,怎麼現在才回來。回到老宅,小時候的記憶一幕幕浮現出來,向軍記得在哪裡玩耍,哪裡有井可以||打||水。

父親向勇去世後,老宅留給繼母一家,現在她們也沒住在這裡,但是這裡的一切,向梅和向軍都不會忘記,這裡是向軍走出去的地方,也是他和姐姐重逢的地方。

向軍說雖然他現在過得也比較清貧,但是養父母一直對他很好,親生的孩子養父母有||打||罵過,對他卻從未有過。養父現在已經68歲了,還在外面做建築工,就是想為了補貼自己。

向梅說,她非常感謝弟弟的養父母對他這麼好。之前一直擔心弟弟被壞人||打||斷手腳之類的,現在弟弟這麼健康,有這麼愛他的父母,還有老婆孩子,一家人其樂融融的,感到非常開心與欣慰。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