沖上熱搜!名校畢業生辭去公務員賣豬肉!父親:早知道就沒必要送他上大學了

田園牧哥 2021/09/23 檢舉 我要評論

近日,在柳江區興隆市場賣豬肉的廖立峰火了!

原來,他從名校大學畢業後,因屢次投資失敗,背負巨大經濟壓力,毅然辭去公務員,在菜市開了一家豬肉店,以期儘快還清債務。

此事經媒體報導後,上了微博熱搜,閱讀量高達1.8億,還在頭條和騰訊占了多天熱(點)榜,「沒想到這麼火!」他說,這些天國內很多媒體都在約他採訪。

少年時期就有經商夢

9月21日下午,記者來到興隆市場,廖立峰的豬肉店還沒開門。原來,他當天下午因有事回柳江區成團鎮老家村裡了。

在廖立峰家裡共有五姐弟,他最小,是唯一的男孩,因此一直被作為農民的父母寄予厚望。他上小學時,父母便勒緊褲腰帶,把他和四姐送到柳州市里讀書。姐弟倆平時借住在親戚家裡。

因為知道父母不容易,廖立峰姐弟特別懂事和用功,所以廖立峰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。

廖立峰吉大畢業照。

廖立峰說,他當年努力學習,想的不是將來當官,而是做生意賺大錢。他說,有一次母親生病,醫生從她身上取下一個很大的腫瘤,他看著母親躺在病床上特別心疼。最讓他難過的是,母親只休息了不到一個月就接著去賣豆腐掙錢了。那時候他就想,一定要努力學習,長大以後不要再讓父母那麼累了。

2011年,廖立峰以超出分數線幾十分的成績考上了吉林大學法學專業。他說,高中之前自己沒怎麼離開過柳州,之所以報考幾千公里外的吉林大學,只是希望能去遠一點的地方看看世界。

大四時,廖立峰正在備考研究生,柳州的一家銀行來校招。他去投簡歷,結果就被聘用了,並獲簽實習協議。因能在家鄉找到工作,他便放棄了考研。

不甘為別人數錢從銀行辭職

在銀行實習期間,廖立峰每天的工作都是面對一堆錢,而這些錢都不是自己的,這對于從小立志要「掙大錢」的他來說備受「刺激」。他突然覺得這樣幹沒意思,于是放棄了這份銀行工作。

辭職後,廖立峰決定創業,打算跟人合夥做養生餐。那時,柳州做外賣生意的還不多,他粗略計算了一下,外賣每單利潤在50%左右,感覺有賺頭。

剛開始,一單可以賺七塊錢左右,平均每天可以賣五六十單,最多一天賣了150單。但是到後期,他發現自己的規模沒辦法擴大了。後來,即使回到柳江區開拓新市場,一個月下來也就賺到五六千元。堅持三個多月後,他最後還是把店關了。

之後,廖立峰因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工作,便決定報考公務員。沒想到,他竟然一舉就考上了,成了當時柳州市工商局的一名科員。

在農村,考上公務員就是「鯉魚躍龍門」,既光耀門楣,更是捧上了「鐵飯碗」,前途不可限量。當時,在村裡引起不小的轟動,村民們紛紛向他父母道賀。

廖立峰說,他當公務員,每個月工資3000多元(約合新臺幣13000多元),年終獎有1.8萬元(約合新臺幣7.7萬元),收入雖不算高,但感覺它至少是一份能拿得上檯面的工作。他以為自己會這樣一直安安穩穩地過下去。

投資屢失敗欠下巨額債務

然而,2019年,廖立峰的平靜生活被打破了。

當時,有個朋友找他借錢,說有一個很好的投資機會,收益非常高。恰好他家也因為種葡萄賺了一點錢,他于是就把家裡的錢全部拿了出來,又向銀行貸了一些款,一共80多萬元全部借給了這名朋友。不料,朋友投資的是非法網貸公司。最後,他的錢打了水漂。他的那個朋友一共投資了2000多萬元(約合新臺幣8500多萬元),因還不上錢跑路了。

後來,他把父母的房子賣了,還了部分債務,又湊錢買了兩套公寓。公寓是帶租約性質的,買房的同時會簽一個租賃合同,可以把公寓租給酒店經營,房地產公司承諾每月的租金可以和月供大致相抵。「當時是想著,今後可以拿租金給父母養老。」結果,公寓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交房,處于爛尾狀態,當然更沒有所謂的租金了。

兩次投資失敗,讓廖立峰背負了將近200萬元(約合新臺幣850萬元) 的債務。算上公寓的月供,他每個月要還3萬多元(約合新臺幣13萬多元) 的貸款。儘管父母和姐姐幫他付了一部分錢,而以自己做公務員的收入,10年都還不完債。

在重重壓力之下,廖立峰背著家人辭掉了公務員工作,想創業還債。「不敢告訴父母,因為當時不知道怎麼向他們交代。」

2020年初,廖立峰看到vlog特別火,就買了一些裝備打算做旅拍博主,沒想到卻碰上了新冠疫情,哪裡都去不了。他說,自己每天都能收到十幾通催債電話,整個人處于一種瀕臨崩潰的狀態。為了掙錢,他還嘗試過直播賣螺獅粉,也做自媒體剪片子,最後都沒賺到錢。

殺豬賣肉創業初試刀

快要窮途末路的時候,一個朋友建議他去殺豬來賣。說殺豬一天起碼能賺幾百塊,好的時候有一千多元。開始廖立峰並未答應,他想自己好歹是個名牌大學畢業的大學生,以前根本沒考慮過要去殺豬。但為了生存和還債,今年3月,他還是決定去學殺豬、賣豬肉。

廖立峰第一次去屠宰場是在淩晨2時。他說,那裡的空氣中飄著難聞的血腥味,自己站在旁邊,目睹一排排活豬被掛起來,屠夫得工作看得他一陣反胃。

幾天後他才慢慢適應,學會了怎麼挑豬、怎麼剔骨。起初,他剔一頭豬要一個多小時,現在不用20分鐘。

廖立峰和他經營的豬肉店。

在屠宰場裡,廖立峰經常遇到一些村裡的熟人。年紀大一點的見到他就直搖頭,說他放著好好的公務員不做,非要出來殺豬賣肉;年紀輕的則總愛說幾句玩笑話調侃他。他說,剛開始自己心裡也挺不是滋味,後來也慢慢地不在意了。因為對他來說,賺錢還債才是最重要的事情,哪有心思在意別人的看法和議論?

廖立峰每天淩晨3時就要起床去屠宰場選豬,然後送宰,剔骨頭、割肉,拿到菜市場去賣。 由于柳州的屠宰場規定下午不能殺豬,為此上午11時許,他要開車去來賓市屠宰場再殺一頭豬回來下午賣,保持豬肉新鮮。他說這是自己爭取回頭客的「秘訣」,只有保證質量和服務,才能吸引更多人來買。

廖立峰介紹,一頭豬的成本是兩千多元,賣一頭豬可以賺幾百元,一個月收入算下來有三萬多元。剛開始的幾個月確實賺到了一些錢,還了一部分債。但代價是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,每天都忙得暈頭轉向,非常累。他曾和朋友開玩笑說,希望自己能活到38歲。而且,夏天以來,生意有點淡,只能期盼天氣快點變涼,行情會好一些。

這次嘗試最靠近夢想

廖立峰辭職一年後,父母見他作息不正常,他這才向父母坦白自己已辭職,目前正在賣豬肉。剛開始父母非常生氣,說「別人擠破了頭想要的工作,你卻一點都不珍惜!」好在後來,父母和姐姐們也都慢慢理解了他。 父親還調侃他說,要是早知道他要去賣豬肉就沒必要送他上大學了,國中畢業就可以去做了。

廖立峰的豬肉店現在是妻子與他一起打理。妻子原來在一家公司上班,比較穩定,為了支持他創業,也把工作辭了。

廖立峰給自己的定位是創業者,而不單純是個賣豬肉的小商販。他說自己從小就想經商,進入體制內之前也創業過,但這次嘗試也是最靠近夢想的機會。 下一步,自己打算發展豬肉的延伸產品,做深加工。比如今年冬天,他就準備做一些灌腸和臘肉之類的產品延伸產業鏈,未來也會嘗試做電商,面向全國市場。

相對于第一次創業,廖立峰的心態更沉穩。他說自己不會只盯著每天的盈虧,不再幻想一步成功,知道要先把能做的事情做好——至少兩年內,要把債務全部還完。

廖立峰表示,等自己把債還清之後,將會重新考慮下半生的人生,有可能重新做旅拍,有可能去當律師,也有可能繼續賣豬肉,一切皆有可能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