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銘:9歲爆紅,18歲考北大,41歲不結婚不生娃,她經歷了啥?

田園牧哥 2021/10/24 檢舉 我要評論

2021年5月16號,金銘微博發文:

「自己這一輩子被人評價最多的就是童星,這評價的時間長了,童星就變成了自己的標籤。

這不馬上就是六一節了,作為童星的自己活動邀約又多了起來」。

在大眾眼裡,金銘好像還是那個小婉君,從未長大。

但實際上已經40歲的金銘,雖然還沒有結婚生子,但已經談過好幾段戀愛了。

2021年4月,金銘還在綜藝節目當中吐槽,自己遇到過的各種奇葩男朋友。

接下來讓我們走進金銘的故事。

1980年,金銘出生在北京市,從小金銘就長得乖巧可愛。在幼稚園小學有什麼文藝活動,金銘都是絕對的主角。

1989年,根據瓊瑤小說改編的電視劇 《婉君》正在招募小演員,飾演女主角夏婉君的幼年時期。

當時的劇組已經前前後後面試了至少有上百名小女孩兒,但導演和瓊瑤都沒有找到心儀的婉君。

當他們正在為了小婉君而感到苦惱的時候,金銘出現了。

看到金銘的第一眼導演劉立立馬上就去找瓊瑤說: 「他找到小婉君了」

經過瓊瑤的親自面試後,金銘成為了小婉君。

電視劇《婉君》因為曲折離奇的劇情和愛恨交雜的人物感情,一經播出就賺足了觀眾的淚水,小婉君金銘也成了人人都心疼的可憐女孩。

就連撒貝南在節目上也說,自己小時候看到電視中可憐的小婉君就對媽媽說: 「我長大一定要娶她,我會保護好他的」。

因為第1次主演瓊瑤電視劇的精彩表現,小婉君金銘成為了瓊瑤的御用小女主,接連出演四部瓊瑤電視劇。

但金銘的爸爸媽媽在和瓊瑤簽合同的時候說: 「我們不要求片酬一定要有多少,但是必須給金銘請一個老師,要在拍戲空閒的時候給金銘上課保證她的文化課不能落下」。

年幼的金銘,就這樣過上了和其他孩子完全不一樣的童年。

每天的生活就是拍戲,拍戲結束了就是跟老師1對1上課,這樣的生活也讓金銘顯得比同年齡人更加晚熟。

後來金銘在接受採訪時說: 「自己的金錢觀念都是在20多歲的時候才建立的。」

童年的金銘對金錢沒有任何概念,只知道用自己愛吃的餛飩和燒餅做對比。

那時的物價是餛飩一碗三塊,燒餅一個一塊,金銘每一次吃個燒餅和餛飩就能吃飽。

媽媽帶金銘去買衣服,金銘就用這件衣服夠吃幾頓飯來衡量,值不值得購買。

有一次媽媽要給金銘買一件600塊的衣服,金銘一看這600塊夠我吃一個半月的飯了,就不要了。

這樣的生活和其他小朋友的童年對比起來好像不夠精彩,但這也帶給了金銘一顆赤子之心,生活當中只有拍戲和讀書兩件事情。

1993年,金銘考入了北京市重點高中「北京五中」。

考入重點高中的金銘,專心學習,連續拒絕了好幾次瓊瑤的拍戲邀約。

只有在放假的時候才會參加一些節目。

1998年,18歲的金銘第1次參加了快樂大本營,讓觀眾看到了長大的金銘,還是那麼漂亮。

在高三那年,金銘獲得了保送藝術類院校的機會,同時瓊瑤找到金銘說,如果她願意來演 《還珠格格第二部》可以為她專門寫一個角色。

這時的金銘說: 「我還年輕,我不想只會拍戲,我想能夠去去見識這個世界,學習其他的東西」。

就這樣,金銘拒絕了保送機會,也拒絕了瓊瑤的邀請。

當時的大學聯考還是先填志願再考試,金銘的志願填的全是北京的大學。

就在許多人都說金銘太傻的時候,金銘考上了北京大學,這一年是90年代的最後一年。

同年作為優秀學生代表的金銘參加了長城朗誦。

2000年,20歲的金銘第3次參加了中央電視臺六一晚會。

在北大讀書的金銘,很少出去拍戲,除了自己的國際關係專業,金銘還雙修了電影電視學。

為了鍛煉自己的邏輯思維能力,金銘還去學習了法醫,而法醫的知識還被金銘運用在了拍戲當中。

2002年,金銘在電視劇 《無敵縣令》中客串了一個角色。

在拍戲的時候看到道具老師做的人骨不對,金銘跑去跟道具老師說:

「您這人骨道具做得不男不女的,因為根據這個法醫學的知識,女性的盆骨是要比男性寬,男性是要往裡邊收」。

金銘學習這麼多知識也不是為了炫耀,只是這時的金銘好像童年來了,對世界的一切都充滿好奇心,又勇于探索。

畢業後,金銘的好多同學都去了外交部和中外組織等。

但金銘發現自己還是想從事文藝工作,便進入了中國煤礦文工團工作,擔任主持人及獨唱演員。

作為為煤礦工人工作的文藝團體,中國煤礦文工團需要經常奔赴一線慰問演出。

為了將演出普及到更多工人,中國煤礦文工團經常一天馬不停蹄地換好幾個地方演出,吃飯都是在去其它地方的車上解決。

雖然工作十分忙碌,但敬業的金銘從來沒有喊苦喊累,這個敬業精神也是得益于金銘從小拍戲的經歷。

小時候因為經常在劇組拍戲,很少好好休息,金銘總是發燒。

有一次在出席一個晚會前,金銘發燒到40度,金銘問媽媽: 「媽媽我能不能不上啊,我好難受啊」。

但金銘的媽媽告訴她: 「不可以,我們要上場,上完場媽媽再帶著你去看病,因為這是我們答應別人的事情,那我們就一定要說到做到」。

雖然媽媽的行為對生病的金銘來說有些殘忍,但也正是媽媽的教導養成了金銘不怕苦不怕累的敬業精神。

在文工團沒有演出安排的其他時間,金銘又把自己交給了劇組。

重新複出的金銘,在2004年參演了古裝電視劇 《江山美人》

2008年參演情景喜劇 《清明上河》

但在金銘複出之後,面對的質疑也越來越多。

有人說她長大了,褪去了嬰兒肥,沒有小時候肉嘟嘟的可愛啦。

面對這個問題,金銘霸氣回應: 「我小時候不是嬰兒肥,那還是因為我發燒太多去看醫生,醫生懷疑我可能是心肌炎給我打了激素,所以變得肉嘟嘟的。」

除了拍戲之外,金銘也熱愛運動,經常會分享自己坐 普拉提的照片。

但是又有觀眾評論金銘,這運動做多了吃得好像也有點太多了吧,這小草不再肉嘟嘟了可以接受,但是這「小草」變成「粗腰樹」,這可不行吧?

活得十分通透的金銘回應到: 「不是我變了,只是我沒有活成你們希望的樣子,我活成了我自己想要的樣子」。

2009年,金銘開始主持陝西衛視節目 《見招拆招》,還給動畫電影 《尋找烏托邦》配音。

之後的幾年金銘也陸續參演了很多電影電視劇,但是觀眾們都說金銘身上的童星光環太強烈了,看她演別的角色總覺得不像,總會想起小婉君小草。

到了2013年,金銘出演電視劇 《天龍八部》當中,天山童姥一角。

劇中的金銘完美詮釋了天山童姥的暴虐陰險,這才終于突破了觀眾們對于她童星的刻板印象。

2014年,金銘和胡夏一起搭檔參加了戀愛真人秀節目 《完美邂逅》

這也引起了觀眾對于金銘戀情的猜測,但金銘的保密工作一向做得很好,沒有透露給觀眾任何資訊。

2018年,有謠言稱金銘和一家傳媒公司的老總結婚了,這個老總叫安玉剛,是金銘大學同學,有幾十億身家。

謠言的細節越來越真實,越來越像真的,都有圈中好友打電話問金銘你結婚怎麼不跟我說呀?

讓金銘不得不在微博發文闢謠: 「安先生不是我的同學,也沒有結婚」。

直到今年金銘參加綜藝節目 《聽姐說》,在節目上大肆吐槽自己曾經交往過的奇葩男朋友。

其中一個男朋友是個媽寶男,跟金銘說話總是說: 「我媽說你應該好好照顧我,我媽說應該那樣」。

還有個男朋友是個戲精,比金銘更像個演員,在外人面前對金銘那是好的不得了,可一旦沒有外人,他就開始以自己為第一位了。

節目中金銘也說了,自己40歲至今未婚的原因,是因為她把婚姻看得非常重要,現在的離婚率這麼高,她不想把婚姻當做兒戲,她想找一個能夠跟自己一心一意一輩子的人。

如今的金銘運動項目越來越多,瑜伽、爬山、舉鐵, 2020年還和奧運體操冠軍邢傲偉,給大家出了雙人健身視訊教大家怎麼居家健身。

除了運動之外,金銘要不就是在去旅遊的路上,要不就是在參加話劇演出的路上。

今天的金銘還是堅持自我,活成了自己最喜歡的樣子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