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歲爺爺獨居百年土房,90多歲戒酒,僅留2種嗜好

田園牧哥 2021/09/28 檢舉 我要評論
 

為您帶來最新資訊,傳遞最正能量!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!大家好,我是本文小編~安妮。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,帶來人生正能量~

 

「哈哈,我哪有什麼長壽秘訣啊,就這樣糊裡糊塗的,不知道的就這麼大了。」百歲爺爺盧永學一邊薅著院子裡的雜草,一邊樂呵呵地說,從來沒有講究過養生,也沒有什麼鍛煉身體的方法。現在,每天除了吃飯、睡覺,薅薅院子裡的雜草外,就是坐在大門樓底下的蔭涼處,抽著老旱煙,悠閒地看著大門口那片莊稼地裡,鳥兒在高粱枝頭上飛來飛去,嘰嘰喳喳地叫個不停。

百歲爺爺盧永學在抽煙

盧永學爺爺,生于1917年,今年正好104歲。辛醜年中秋節來臨之前,我們百歲老人尋訪小組,從日照市區出發,驅車百里,在山東省日照市嵐山區中樓鎮趙家西樓村,見到了這位身體依然硬朗,精神矍鑠的長壽老人。因為沒有聯繫電話,我們一行直接導航到了盧爺爺的村莊,見到很多村民正在忙著打花生搞秋收,一位熱情的大媽得知我們的來意後,把我們帶到了爺爺家。

百歲爺爺盧永學住的土房子

此時,盧爺爺正在院子裡薅雜草,見到我們的到來,他慢慢地站起身來,客氣地要讓我們到屋裡坐坐。「我這是閑賤(方言:閑著沒事的意思)薅薅草,快到屋裡坐吧,我燒水泡茶恁哈(喝)。」盧爺爺把我們讓到了屋裡,他說自己住的這個老土牆房子是父親留下的,有100多年了,他從小就住在這裡。前些年,因為年久失修,屋子漏雨,女兒出資幫助他進行了修繕,現在屋裡地面鋪上了水泥磚塊,原先屋頂上的麥秸也換上了紅瓦。

盧永學爺爺家收拾的乾淨利索

「我現在腰疼、腿疼,眼也花,虧著閨女給我拿藥吃,天天吃藥,吃了就疼得輕點。」盧爺爺介紹,自己兄妹倆,他是老大,妹妹今年90多了,現在走路都比較費勁,身體沒有他好。父親和母親在80多歲的時候去世了,爺爺活到了90多歲。早年間,他們家裡窮,生活上吃了這頓沒那頓,加上自己的老伴死得早,他自己把五個孩子養大,現在想想,那日子過得真是不容易。

盧永學爺爺開心的大笑

「我結婚比較晚,那時候窮,沒有跟的,後來說上了人口(老婆),給我熬下了5個孩子,38歲那年得了癌症沒有了。」盧爺爺說,自己這一輩子過得不容易,在這個天井裡(院子),他操辦了五個殯(喪事),自己的母親、爺爺、老伴,以及兩個孩子。他送走了父母、爺爺、老伴,又白髮人送黑髮人,自己的兩個兒子也先他而去,讓他曾悲痛不已。

盧永學爺爺家收拾的很乾淨

「俺大兒死那年才50多歲,四兒死那年有40來歲。大兒以前闖東北了,後來回來了,沒幾年得了病沒有了,四兒也有病,沒治過來。這兩個兒一輩子也沒說上個人口。」盧爺爺說,兩個兒子都先他而去,雖然心裡很難過,但是想想也就釋然了。他們就是那麼個壽限,有病給治了,也沒治好,那就沒辦法了,活多麼大年紀,那是他們自己的命,過度的悲傷也沒有用。看開了這個事情,活著的人,該幹什麼還是幹什麼。

盧永學爺爺做飯的地方

盧爺爺五個孩子,老大、老二、老三、老四都是兒子,最小的是女兒。如今,老大、老四已去世,老二今年60歲,老三今年58歲,都定居幾千里之外的黑龍江,因為路途太遙遠,兩個兒子常年不回老家,平時就是電話聯繫。小女兒今年56歲,住在莒縣縣城,在銀行上班,經常回家看望他。女兒非常孝順,每次回家都買上很多點心、水果,就怕他吃不好,穿不暖。

盧永學爺爺住的百年老房子

「俺兩個兒,還在生產隊的時代,就去東北了。那時候還走集體,在家裡地少,也不好說媳婦,他們就去闖東北了。」盧爺爺介紹,他曾經去過東北的兒子家,在那裡住了一個多月就回來了。在東北的兩個兒子平時不回來,在大兒子去世的時候回來一次,這些年就是靠電話聯繫著,平時也給他快遞一些吃的,也非常孝順,只是相隔太遙遠。

盧永學爺爺用的獨輪車和拾來的柴火

「我年幼的時候,出了不少力啊。出夫子修青峰嶺水庫,還出夫子打礦山,後來走集體,我還當生產隊長,當過保管。別看我現在這個樣,那時候啊,我好樣的啊,一般人幹活我看不中。這個力氣是外才,出了自己還來啊。」盧爺爺說,自己年輕時有一把子力氣,幹什麼也不愁,別人幹不了的活,他就能幹。別的沒有,但是有一身力氣,不怕累,這個力氣使不完,幹活累了,休息一會就有力氣了。

盧永學家裡的小菜園

「我現在就是蛄蛹(沒力氣,年紀大的意思)不動了,但是薅個草,拾個柴火還行。沒事我就活動活動,一直坐在那裡,也不舒服。什麼也不幹,身上就試著不得勁。」盧爺爺介紹,他這一輩子,出了不少力氣,到了這麼大年紀了,也是閒不住。平時還到處走走,累了就坐下來休息。他還在院子裡種了個小菜園,沒事的時候澆澆菜,薅一下雜草,這樣活動一下,身子比較舒服。

盧永學爺爺在薅草

「我現在一天吃三頓飯。早上六七點鐘起來,先喝上一碗水,再下個麵條吃。中午呢,我自己就不用做飯了,現在俺莊裡有養老服務中心,免費吃午飯,我就去吃的饅頭。晚上飯呢,我下午五點多就吃,喝碗稀飯就行了。」盧爺爺介紹,以前午飯是自己做,從去年開始,他就不用自己做午飯了,全村75歲以上的老年人,都可以去村裡的食堂免費吃午飯,這就讓他很省心,不用操心自己的午餐了。

盧永學爺爺種的小菜園

「我以前喝酒了,每次吃飯的時候,就想著得喝點酒,後來覺得喝了酒不舒服,我就不喝了,這得有十幾年了吧,現在就是還抽煙,別沒有什麼愛好。」盧爺爺說,自己年輕時喝過酒,一次能喝三四兩白酒,而且每次吃飯都得喝上幾兩。到了八九十歲的時候,喝酒就感覺不舒服,就不喝。老夥計和他開玩笑,說他喝了幾十年的酒,肯定戒不了酒,沒想到他說戒酒就戒了。

盧永學爺爺沒事就坐在門口

「我現在抽煙也不多,一天能抽個五六袋(五六次的意思)。還喜歡抽老旱煙,你看看我這個煙袋包子,用了幾十年了。這個煙袋嘴是瑪瑙的,也用了幾十年了。」盧爺爺說,他不喜歡抽那種成盒的煙圈,現在的香煙抽起來沒勁,還有一種很細的煙圈,就像女人抽的一樣,沒有點男人氣息,他也不喜歡,還是老旱煙抽起來有勁。

盧永學爺爺用的煙袋包子

在飲食上,盧爺爺沒有特別之處,和平常人沒什麼兩樣。豬肉吃得少點,平時以時令蔬菜、雞蛋、麵條、饅頭、煎餅為主。主要就是吃自己種的蔬菜,他在院子和院外,種上了韭菜、大蔥、大蒜,還有辣椒、白菜、豆角、蘿蔔等青菜,平時幾乎很少去市場買菜,自己種的菜就吃不完。雞蛋吃得最多,因為沒有養雞,就去大集上買,或者到村裡的超市里買。

盧永學爺爺門前種的菜園

「我以前愛聽戲了,你看我這個戲匣子,用了得有十來年了,也沒壞,裡面有周姑子戲(當地一種地方戲),充上電能聽好幾天。」盧爺爺介紹,以前愛聽戲了,這兩年不大願意聽了,喜歡自己靜靜地坐在那裡,抽煙喝茶。他說,聽戲聽得耳朵不好受,心裡也靜不下來。自從不聽戲後,反而心情更好了,特別是在春天、夏天、秋天,他坐在家門口,看看樹上、莊稼上的鳥兒,聽聽鳥叫,聽聽風聲,再看看天上的雲彩,心裡就無比的寧靜,心情特別好。

盧永學爺爺用的戲匣子

盧爺爺把酒戒了後,抽煙、喝茶一直堅持到現在。他說,如果再不抽煙、不喝茶,那生活就沒了樂趣。抽煙是老旱煙,喝茶也是普通的茶葉,就是農村大集賣的那種二三十塊錢一斤的珠蘭花茶,有時也喝綠茶,在選擇茶葉方面,也沒有什麼講究,越普通越喜歡。對于那些高檔茶葉,閨女也曾帶給他不少,但是他喝起來感覺也沒有什麼兩樣,除了包裝好點,茶葉好看點外,味道有時還不如普通的茶葉。

盧永學爺爺坐在門前

「恁問我長壽秘訣啊,這個真沒有。我沒文化,早以(早日,以前的意思)來,就是下莊戶地,天天和坷垃蛋子打交道,哪來知道什麼秘訣啊。那時候吃的也不好,吃樹葉子、吃糠,吃野菜,窮的時候,過年也吃不上口白麵。」盧爺爺說,還是現在社會好啊,想吃什麼就吃什麼,除了白麵還是白麵,再也不用吃樹葉子了。現在這個日子過得也安穩,以前來鬼子的時候,不敢在家啊,吃不好,睡不寧,晚上不敢在家睡覺,得跑到山上躲著,要不叫讓抓去了。

盧永學爺爺在家門口

「年幼的,我和恁說,不管是在家裡過日子,還是在單位上工作,無論遇到什麼事,都不能生氣。老人不是說吃虧是福嗎,人家打你也好,罵你也罷,你就當自己是個超巴(傻子的意思),人太精明了不好,還是當個超巴好。」盧爺爺告訴我們,別管別人怎麼對你,你只管自己對人家好就行了,老天不會虧待超巴的,當個老實人,到哪裡都受歡迎。

盧永學爺爺坐在門口靜靜地看著門外

「該吃就吃,該喝就喝。你想想有事吃不下飯,那個事不是還在那裡嗎?還得去辦嗎?不吃飯那事就解決了嗎?別管什麼事,該怎麼辦就怎麼辦,別放了心裡。人是什麼命,早就在那裡了,所以別去想一些,糊裡糊塗的過日子,怎麼還不是一輩了啊。」盧爺爺看著門前的莊稼,抽了口老旱煙,說了這樣一番話,讓我們沉思良久。

 

每一件新鮮事都逃不過小編~安妮的眼睛!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世界!訂閱我,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~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,一起度過美好生活吧!

 
用戶評論